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平阅读联盟

帮助儿童享有公平的阅读机会,推动教育均衡发展。

 
 
 
 
 

日志

 
 
关于我

倡导各类公益组织在阅读推广领域积极开展合作,向中国农村和贫困地区的小学和初中捐赠优质图书,以协助这些地区持续推动和改善儿童阅读。

网易考拉推荐

汪黎黎:把根扎深——2013年台湾考察学习报告  

来自透明才有公信力   2013-07-30 11:42:08|  分类: 心平捐助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平按] 612日,2013年银杏伙伴台湾考察团在心平基金会的资助下,顺利完成了11天的考察任务。在台期间,共走访了16家机构。根据考察团成员的学习需求,本次考察以社区发展和教育机构为主,同时也包含了儿童福利,青年服务,社会工作,紧急救援等。以下分享的是考察团员汪黎黎女士的一篇报告,更多考察报告和照片请点击:http://www.naradafoundation.org/special/yxtw2013/

在2008年7月加入南都基金会以来,主要负责过新公民计划公益项目的审批与管理,关注农民工子女教育的发展状况,支持NGO合作伙伴实施推动与改善农民工子女成长环境的公益项目。2010年开始负责基金会推动公益领域和第三部门发展的宏观性项目和关注公益青年人才培养的银杏伙伴成长计划项目。

把根扎深

——2013年台湾考察学习报告

2013年6月,历时11天,8个领域、15家机构、13位伙伴、银杏伙伴台湾考察团的足迹几乎遍布了半个台湾地区。沉下心来,在台湾访问的每一家机构、遇见的每一个人还如此印象深刻,这种感受就像一杯香浓的巧克力,丝滑、温暖、沁人心脾。更像是泰武国小的口号——把梦做大、把根扎深,所到之处,台湾公益组织的"扎根"让我重新洗礼和反思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的信念和发心。

这次考察社区是比较有分量的一块内容。在考察之前我还有点犹豫,这次做社区工作的伙伴并不多,安排4家社区机构会不会有点多?最后经过几轮的沟通,还是保留了这4家社区机构。参访结束后,让我对"社区"完全有了不同的认识。参访社区,就像进了一个个博物馆,让我看到了一个更生动的台湾社会。
"深耕"在社区:原住民深耕德玛汶协会

"德玛汶"是泰雅语"深耕"的意思。在台中和苗栗分界的大安溪畔,散落着13个泰雅族部落。921地震后,此处受损严重。台湾中华至善社会服务基金会与当地的年轻人成立了大安溪部落工作站,共同开展灾后重建工作,并在此成立了部落厨房——深耕德玛汶协会(2006年注册)。

泰雅族人有一种精神文化核心"Gaga",是祖先的遗训更是部落共同的规范准则。至善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发现,泰雅部落原本就有"共食共作"的Gaga传统。这是一个很基本、支持性也很强的传统照顾体系,而这个照顾体系随着部落的汉化、现代化正逐渐消失。工作站尊重部落的传统智慧,发展出"部落共同厨房"。共同厨房是社区的活动中心,同时也有一些经营内容,比如餐饮、咖啡。此外他们还依托"共同"的理念发展出旅游、农业等产业。产业盈余回馈给社区照顾,给老人送餐、发助学金等。

协会的主要成员林建治是泰雅人,跟很多族人一样,他们年轻的时候就去都市里上学、工作,九二一地震后,他回到家乡,原本是想陪伴家人,在至善基金会的带动下,他成了共同厨房的骨干。还去暨南大学进修了社会工作的课程。
这些年的发展与积累,他们有了自己的农业品牌——小米酒、甜柿、土鸡等。这些产品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已经建立了一定的品牌。

我们在这个部落住了一夜,享用了社区妈妈做的美食。还跟社区妈妈学了编织。在交流的时候,每位妈妈都有发言,介绍自己的工作。我们发现这里的社区妈妈虽然不比桃米社区的专业和健谈。他们仍然有一些害羞,但是你会发现这就是社区内生的力量,这种力量很打动人。地震反而让这个社区更紧密了。

 (图1:部落共同厨房)

 
(图2:向社区妈妈学习编织)

    从深耕德玛汶社会,我们反观国内的社区工作和灾后重建工作。至善基金会在这个社区工作有十几年,现在还有派驻社工过来。总结来看,至善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1、以文化重建为核心的工作理念。建治还有其他几位社工都提到了"向村民学习、尊重传统智慧"。共同厨房的理念也是源于此。村民对这个理念有着天然的认同感,就好像是他们家园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工作不能脱离"群众智慧"要在了解当地文化的前提下去"重建"或弥补原有的社会关系。
       2、真正的"专业化、本土化、长期化"。就像协会的名字一样——深耕。九二一地震的灾后重建任务在2006年左右结束(历时七年),但是社区工作的使命没有结束。至善基金会通过培养社区领袖——林建治,让社区居民成为主体——社区妈妈,鼓励社区工作人员去暨南大学学习社会工作(据佳霖介绍,工作站的人员全部拿到了暨大社工的文凭)。

反思从汶川地震到雅安地震,从社区入手的项目和组织都不少,参与式、培养当地人的理念都很先进,但是有多少有长期工作的打算?项目书一般以三年为周期,第一年进入社区、建立关系,第二年培养社区骨干,第三年撤出。不免觉得遗憾和可惜。就像大家意识到的那样,社区是一项综合的工作,包含经济发展,文化保护、特殊群体照护等多个方面,绝对不是搞一个活动中心,开展一些活动就是社区工作了。不仅要激发出社区成员对社区的情感,还要做好长期工作的准备。而且进入社区是要以社区为本的重建工作,需求是社区本身的需求,不是援助者的需求,是社区居民想发展农业,不是援建者想发展农业,只有让社区成为主体了,才有利于开展长期的灾后重建工作。从这个角度来看,大陆有一些组织好像有点着急,着急开展工作,着急出成果,着急撤出。

农村就是一所学校:旗美社区大学

第二个关于社区的故事是旗美社区大学,这个组织的发展历程对我们现在的社会有非常大的启发。这所社区大学缘起于1992年一场轰轰烈烈的社区居民反对建水库的群众运动。这场抗议运动加深了社区居民的自主意识。2001年旗美社大开学。旗美的目标是:活化社区、解放社会力、培育公民参与社会事务的能力。社区大学的理念是学习必须平民化、大学的学习之门应永远敞开。进入社区大学没有任何门槛,不论学历背景,只要有学习成长在进修的意愿都可以到社区大学选课。课程内容有:族群与文化、环境与健康、社区与成长、自主性社团、农村与农业。60%的讲师来自当地,而且学校的一大特色是在家门口上学。

旗美社大极大丰富了老百姓的生活,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回到农村,在社区大学工作。旗美希望建立一个以公民社会为基础的农村发展。

 
(图片3:与旗美社大的社工交流)

旗美给我们的启示有:

1、NGO在日益增多的公民运动中能够做什么?随着微博的流行,越来越多的公共事件引发公众的关注和参与,也由此引发"PX事件"等公民运动。有学者说这是公民意识的崛起,那么通过旗美的例子,我们可以思考的是,如何在轰轰烈烈的公民运动中让更多的群众参与进去,而不是少数人的行为。游行的群众知道他们在为什么而游行吗?NGO扮演的角色不仅是社会倡导,更重要的是在"运动"的过程中让每一个公民参与建设公民社会,我认为旗美社大的方式可以借鉴。

2、社区活动中心的新方向。目前不论农村还是城市,越来越多的社区中心开始建立,这些社区中心除了让孩子们做作业,妇女们聊天做手工,老人们下棋打麻将。我们是否可以延伸一步,将社区中心变成社区大学,践行"学到老、活到老"的生活方式。其实社区大学的课程可以很多元,很贴近群众需求,重要的不是学什么内容,而是学习的精神和理念。我想未来有机会,我真的想做这件事。可以放纪录片、让社区老人讲故事,哪怕是厨艺班都可以让一个空间丰满起来,这些活动背后是有核心理念的,因此社区大学也是公民社会理念很好的输出平台。

除了深耕德玛汶和旗美社大,我们这次还走访了著名的桃米社区和台南鹿耳门社区发展协会。前者的资料比较多,后者是农村骨干在地发展经济的好的例子。关于桃米我稍微再多说一点,国内也有组织希望复制桃米的模式。但是我觉得桃米的价值不在于复制,而在于触发人们的思考。我们先不要着急羡慕别人的经济、环境。而是放在一个大的社会的视角之下,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发自内心的对自然的崇敬、一种生态的生活方式……如果只是着眼于桃米模式对当地经济的带动,那么我觉得桃米不可复制。

 
(图片4:桃米社区导览)

上面讲了几个社区的故事,此行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比重在于教育机构,教育机构中又偏向阅读领域。整个交流给我最大的冲击就是——专注。写这部分分享之前,我先讲一个小故事。今天我参加了一个青少年社会服务学习的分享会。一群北京名校的高中生,他们分享去年一年做公益项目的感受。有一个学生在谈到他们向服刑人员子女提供关爱服务的时候,非常动情的说"看到他们的状况,我觉得非常受震动,你无法想象他们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下成长的,我们带他们做游戏,他们非常高兴……"这个讲述的过程非常成熟,俨然一副成人的模样。其实我心里感受很复杂,我们的教育交给孩子们是他们的付出收获是自己的快乐,在看待另一个与自己不同群体的时候,不自觉的划清界限,做公益是一种施与。我不禁反思,让孩子们做公益是为了让他们看到更多元的社会,还是在强化他们的优越感。看了台湾的教育机构,更加让我感受到教育是很精美的一项工程。

专做阅读一件事:台湾阅读文化基金会

在访问阅读文化基金会之前,佳霖提醒我们一定要好好关注他们的图书借阅管理系统。我们去到的是一所学校的图书馆,在图书馆的地下室,几个架子上摆满整齐的蓝箱子,箱子上面有编号、图书名称、数量等基本信息。

 
(图片5:爱的书库)

这就是爱的书库项目中的一个"仓库",在全台湾一共有163个规模不同的书库,共有1万6千多种书籍,55万本图书,累积阅读人数达2456万人。这就是一个1998年成立基金会到目前为止的"成绩单"他们只专注做阅读一件事情,但是却让你赞叹。这个机构最初是由一批致力于推动班级共读的教师推动成立。他们的核心理念是——共读。这里面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全班共读一本书,即使不爱读书的孩子也会受到这种氛围的感染开始阅读。

图书的管理依托于一个信息系统,老师可以在上面借书、还书,孩子们还可以在上面进行交流。具体的配送工作是由一家物流公司提供支持的。正因为如此成熟的模式,他们可以用很少的人来运转整个系统,效率非常高。

爱的书库项目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专注和专业。专注做好一件事情就朝向你的目标在一点一点实现,从而实现改变社会的结果。台湾学校的阅读氛围与爱的书库项目的运作有很大的关系。这一点又回到了"深耕"的概念,我们现在很多机构喜欢做模式,甚至在没有做出来之前就大谈模式,才做半年就要推广,要复制。爱的书库正是给我们讲了什么是好的模式。那就是不断改进,不断深入这样打磨出来的才能称之为模式。让我们回到做事最初始的目标,不会走偏。

生命的礼物:台湾小语会和毛毛虫基金会

台湾小学语文教育学会和毛毛虫基金会都是致力于推广儿童阅读的机构。此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接待我们的工作人员年纪都很大了。听他们讲诉自己工作的故事,就是小时候趴在课桌上听老师讲故事。故事的背后,是触动内心深处的那份感动。

 
(图片6:台湾小学语文教育学会)
 
(图片7:毛毛虫基金会)

小语会是致力于推动华人地区教师语文教学能力,他们认为阅读是语文教学最常重要的部分,他们教老师怎么给孩子们读故事,启发他们思考。毛毛虫基金会的角度是儿童哲学,他们认为每一个孩子都是天生的哲学家。儿童哲学帮助儿童发展思考,借助与他人对话来发展讨论的能力,从而自主思考。思考方式包括:关怀思考、批判思考、创造思考、合作思考、伦理思考和美学思考。培养这些思考的一个很重要途径就是好的图书。
       这两家机构给我很触动的地方是,理念的先进性和对人本发展的重视。专注于解决和推动某一个问题的投入和决心。我特别对发展项目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现在也开始关注从传统的扶贫济困到现在做一些发展性的工作,比如关注环境可持续问题、儿童早期教育。但是我觉得台湾给我们很好的启示就是专注,对问题的深入研究和持之以恒的态度,成为了一群人的使命。

专业服务与创新:弘道老人基金会

在台湾我们所访问的机构几乎没有一家大谈自己的创新,他们更乐于分享自己做的事情、希望去解决的问题,弘道老人基金会也是如此。但是这家机构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不断的专业发展与创新。18年来,他们专心服务老人,发展了弘扬孝道、社区照顾和不老梦想三大工作主题。在每一个主题之下都可见创新之处。
       首屈一指的是不老梦想系列,除了我们熟悉的"不老骑士"还有比基尼嘉年华、帮助老人实现年轻时的梦想,比如穿一次军装。这些创新都是基于他们对老人的理解,并且把老人当作主体而不仅是需要照顾的人群。
       在弘扬孝道这部分,他们让年轻人体验老人的生活(类似黑暗中的对话的理念),对三代同堂的家庭进行表彰,这些都是非常创新的内容。
       社区照顾部分,他们专注老人的需求,除了送餐、志愿服务等基本需求,帮助他们做生命历程回顾、对临终老人做告别团体活动。 

(图片8:弘道老人基金会)

这是一家非常专业的机构,再次体现了台湾公益组织专注的特点。我们现在的公益组织整体还都很年轻,但是专注做一件事的组织占比很少。弘道的例子告诉我们专注一个领域,深入了解服务对象仍然可以开发出很丰富的项目和服务内容。而且创新是建立在对一个问题了解透彻基础上的。更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其实用心了,创新就不难了。

结语:社会工作伦理是一种信念
       虽然每一家机构都有很多可以讲的故事,但是没有办法一一讲述。通过上面几个例子,我想大家跟我一样对台湾公益组织的"深耕"、专注、投入、专业都有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最后我想说的关于社会工作的一些感想。
       2008年,我社会工作专业本科毕业,四年的专业学习,我没有对这个专业产生过怀疑,我认同社工的理念和价值观,毕业的时候我觉得做社工是不现实的,因为从制度到环境对于刚毕业的社工学生都没有很好的成长环境,于是我选择了离社工很近的公益组织。但是在基金会的工作让我觉得离当时对社工的想象还有点距离,就没有再去想社工这回事儿。

我觉得台湾行对我个人最大的帮助是重新找回当初对这个专业的热爱。因为在台湾的每一家机构你基本上都会听到社工这个词,而且伴随的社工伦理和守则。这是他们工作的信念。这点给我的触动很大,因为有那么多人热爱做社工,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终身的职业。反观目前大陆社工的发展情况,好像大家谈NGO和社工机构是两回事。社工们谈起自己的机构焦点也都在于申请了多少个岗位、多少个项目、多少个中心。社工好像变成了一种条件,是机构和资助方谈判的砝码。而不是一个社会可以共同分享的成果。想到这里我不免感到难过和惋惜。但是看到台湾的社工在不同的机构不同的岗位做着社会服务工作,也让我有了信心,在基金会仍然可以做社工工作,只要你仍然愿意遵从社工的伦理和守则。

不得不说,大陆在社会服务人才队伍建设上面要走的路还很远很远,但是我们不能放弃希望,要发扬"深耕"的精神,把梦做大,把根扎深。
       

汪黎黎    2013年7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